冬鹿

奶奶

临了临了,你都还在挂记我。
你还记得我的生日,你记得,
所以硬撑着一口气,拖到今早才走。
你记得,所以你想啊,
你想啊,不能让我孙崽的生日,变成我的祭日不是?我这把老骨头,不能拖着她一辈子不是?
人生最无力的事,倒向你的墙,离你而去的人。
我们之间隔着的岂止这几年,
我们隔着生与死。